笔趣阁 > 兽破苍穹 > 2216章 孤注一掷

2216章 孤注一掷

?热门推荐:
????高空上的诸多奥义境生命却是没有料到方德怀这孤注一掷的攻击之法,却是连攻击目标都找不到,全都攻到了夜轻寒的幻影之上,也就意味着方德怀的攻击全都落空了。

????在高空上的诸多奥义境生命因为天机阵法的关系,只能将阵法之中的情形看个大概,所以并没有发现夜轻寒留在原地的只是一个残影。

????而且对于夜轻寒的身法速度能够达到方德怀流速身法的十倍以上,也是诸多奥义境生命想象不到的,才会将夜轻寒留在原地的残影,当成是夜轻寒留在原地的幻影了。

????这自然是令高空上的诸多奥义境生命觉得非常可笑的!试想夜轻寒和方德怀都是身处在天机阵法之中,但天机阵法本身却是方德怀创造出来的,可以说夜轻寒的一举一动都处于天机阵法的监控之下。

????但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方德怀居然没能发现夜轻寒在自己眼前创造出了一个幻影,这其中的可笑程度,甚至是让高空上的诸多奥义境生命觉得可以嘲笑方德怀数个万古时代了。

????因为在高空上的诸多奥义境生命想象不出夜轻寒的身法速度,居然超过了方德怀流速身法的十倍以上,所以也想象不出夜轻寒留在原地的,气势不过是他的身法残影罢了。

????在这一点伤,高空上的诸多奥义境生命却是误会错了方德怀,他们的嘲笑若是对自己的话,其实还要更合适一点。

????之后发生的事,在高空上的诸多奥义境生命看来也就更加可笑了,方德怀不仅在一击之下,肉身就被夜轻寒给打爆了,就连灵魂也是毫无反抗余力的就被夜轻寒抓在了手里。

????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方德怀却是将自身的失败归结在了夜轻寒的狡猾下,一点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和夜轻寒之间的差距,这自然是令高空上的诸多奥义境生命笑掉了大牙。

????“这方德怀还真是可笑……”知道自己输定了,一直显得心情有些阴郁的洪四海,这时见到方德怀如此可笑的模样,倒是忍不住在面上带起一丝微笑,心头的阴霾好像驱散了不少。

????只是这样的驱散却也不过只是暂时的而已,在下一瞬间,洪四海脸上的笑容就散去了。

????因为洪四海又想起了自己和张无稽的赌约,洪四海也知道自己输定了,输出去一枚聚灵丹,洪四海其实是觉得无所谓的。

????毕竟这枚聚灵丹明面上,好像也具有一定的价值,可能价值数万,也可能价值十数万,但在洪四海这个拥有人的手里,却是一直觉得就算将这枚聚灵丹输出去,都比留在自己手里更加有价值。

????这是因为洪四海当初在偶然一个机会下,听闻聚灵丹非常具有投机价值,便花了将近八万时空币将聚灵丹买入了自己手里。

????岂料,洪四海在将聚灵丹买入以后,想要出手却是千难万难的一件事情了,别说是以十五万时空币的价格出手聚灵丹,就算是以十万时空币,甚至是原价出手聚灵丹,洪四海都做不到。

????到最后,洪四海甚至愿意亏损一部分时空币,以七万左右的时空币出手聚灵丹,都没人肯收。

????唯一遇到一个肯收购聚灵丹的人,却只愿意出五万时空币来收购聚灵丹,可谓是杀了洪四海一个狠价。

????这自然是洪四海不愿意的了,立马回绝了这个杀他狠价的人。

????在这之后,那枚聚灵丹就一直留在了洪四海的手里,所以在洪四海看来,哪怕是将那枚聚灵丹用来输掉,也比留在自己手里继续碍眼来的好。

????这也是洪四海为何觉得输了那枚聚灵丹,也是无所谓的原因了。

????只不过要让洪四海在输了以后,向张无稽跪下可够,这却是洪四海觉得不愿意的事情了。

????所以洪四海也早就打定了主意,输了以后不会认账的,绝对不会向张无稽下跪的了。

????当洪四海又想起了和张无稽的赌约,也想起了自己输掉以后是什么后果,脸上的笑容便一下崩掉了,也瞬时朝下方望去,心内对夜轻寒暗恨不已。

????“若不是这夜轻寒一直耽误时间,还要去救姓邓的那个废物,又怎么连累自己输掉和张无稽的对赌呢?”

????这一刻,洪四海完全是将自己和张无稽对赌输的原因,归结在了夜轻寒身上了,认为是夜轻寒的连累,自己才会输掉和张无稽的对赌的。

????洪四海投向夜轻寒的眼神中,不由带上了几分很深的恨意。

????“这该死的夜轻寒!”

????特别是当洪四海一转头看到张无稽投向自己的眼神之中,好像带了三分戏谑一般的时候,洪四海内心之中对夜轻寒的恨意就更深了。

????……天机阵法中。

????“哈哈,方德怀你刚才那么大的阵仗,可把邓某吓死了。”

????邓杰眼见夜轻寒居然如此轻易就将方德怀给抓住了,一下便跳跃到了夜轻寒面前,对此方德怀不无嘲讽的说道。

365Bet 真假难辨????“邓道友……”夜轻寒禁不住哑然失笑,方德怀如今已经成了一副灵魂状态,肉身也被自己打爆了,而邓杰又一直都是夜轻寒的盟友,可以说在外人的眼里,也就是在高空上诸多奥义境生命的眼里,邓杰就是和夜轻寒一直都是一伙的。

????而在方德怀如今这么一副凄惨的情况下,邓杰还对方德怀如此嘲讽,就显得有些小人得志了。

????所以夜轻寒才会制止了邓杰一句,让邓杰少说一点,以免被高空上的诸多奥义境生命不待见。

????“我知道,放心吧,夜道友。”

????邓杰摆了摆手,好像已经听进了夜轻寒的话,但邓杰的神情莫名,眼神之中还带了三分兴奋,却是只能让夜轻寒无奈摇头苦笑。

????“算了……”夜轻寒无奈摇摇头苦笑道:“邓道友,这方德怀还是交给你处置吧!”

????说着,夜轻寒将手中方德怀的灵魂抛给了邓杰,瞬时方德怀就化为了一道流光想要逃离。

????不过这一挣之下,方德怀却是发现自己怎么也挣不脱,才感受到自己身周居然被一股雄浑的法界伟力给包裹住了,根本就无法挣脱,更别说是想要逃离了。

????方德怀只能如同一颗滚珠一般,滚去了邓杰的方向。

????“来得好!”

????邓杰将手一摊,方德怀正好落到了邓杰的手中。

????“哼……”灵魂稳定了下来以后,方德怀抬头一看,正好看见邓杰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眼神中藏了三分戏谑,方德怀就不由冷哼一声。

????这个时候的方德怀已经再次冷静了下来,在经历了那突如其来的死亡恐惧以后,方德怀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反而不再像刚才肉身被打爆的瞬间那般恐惧了,这一声冷哼,倒是让方德怀脸上出现了几分视死如归的坚毅。

????“方德怀,你不怕死么?”

????回想起之前自己曾经陷落在‘六根清净阵法’之中,邓杰心里就开始怒火中烧,不由带着几分杀意对方德怀恐吓到。

????“要杀就杀,哪里那么多废话!”

????方德怀冷静下来以后,好像真的对生死完全看淡了,答邓杰话的时候一点也不客气,至于夜轻寒,方德怀更是看也不看一眼,好像对这个打爆了自己肉身的大仇人,一点也不在意了一般。

????对于邓杰的威胁,方德怀就更是不在乎了。

????“方道友,看来你的确是做好死的准备了!”

????夜轻寒仔细端详了方德怀一阵后,这般说道。

????而一旁的邓杰在夜轻寒仔细端详方德怀的时候,知道夜轻寒肯定是若有所思,也就没有再出声嘲讽方德怀了,而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等着夜轻寒说话。

????“哼,你以为我会怕你么?

????你以为我会怕死么?”

????方德怀的灵魂对着夜轻寒不屑冷哼一声说道:“你不用再白费唇舌了,夜轻寒,要动手就快点。”

????“哈哈……”夜轻寒没有说话,望着方德怀许久,却并非是之前那样的端详,而是带了一种看穿世事的意味,看了许久以后,夜轻寒却是对着方德怀直接笑了起来。

????“哈哈……”这笑声很长,到最后就好像变成了一种长啸一般,却又没有对方德怀的灵魂做些什么。

????毕竟一般的类似于长啸的声音,都会对敌人的灵魂或是灵智造成一定的攻击,而夜轻寒的长啸笑声却是没有对方德怀的灵魂做什么,这就不由让一旁的邓杰觉得有些奇怪了。

????但笑到后面,夜轻寒笑声中的嘲讽,别说是当事人方德怀和身旁的邓杰,就算是高空上的诸多奥义境生命,也能够清晰地听出来和看出来。

????“方道友,如果夜某没猜错的话,方道友一心求死,是因为方道友的灵魂和这天机阵法捆绑在了一起吧?”

????夜轻寒似笑非笑的看着方德怀的灵魂,双目之中射出一种神光,好像已经将方德怀整个人都看穿了,方德怀内心之中所有深藏的想法,都全然暴露在了夜轻寒的眼前。

????“夜轻寒,你什么意思?”

????果不其然,在夜轻寒似笑非笑的说完这句话以后,方德怀之前视死如归的表情顿时收了起来,虽然还是面无表情的说出了这句话,但不管是夜轻寒和邓杰都能够看出来方德怀身藏的那几分内敛和谨慎。

????“还用我多说么,方道友?”

????夜轻寒紧紧盯着方德怀说道。